<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晚上十点多时柴雪回到那个冰冷的家,看眼鞋柜,那双男装的拖鞋似乎已蒙上灰尘,静静地躺在角落里,无声地诉说他的主人有多久没用上它了。

            柴雪将疲惫的身体陷在沙发里,按下遥控器,电视立即开启到一则八卦新闻报道中,毫无疑问,报道的是与她结婚三年的丈夫乔瑞——整个赤省商界上的风云人物,又在某?#23576;?#24215;拍到与某某女成双出入的身影,一个个的大特写,突突地出现在柴雪的眼前。

            皱眉按下心口处,柴雪也只有在这种八卦报道中?#25293;?#35265;到自己那到处拈花惹草的老公。

            报道中,记者拦住乔瑞与那个女人追问道:“乔总,您这么高调地与江小姐会面,是不是确认你们之间的恋情了?”

            乔瑞朝那记者勾起唇角:“这需要我确?#19979;穡?#20320;们不是已言之凿凿地发报过了。”

            所有的记者倒抽口气,因他唇角那抹性感的笑意实在迷人,说出的话却拽得要命。

            “那乔总可有打算什么时候与江小姐拉上天窗?”一记者顶着压力十分敬业地问道。

            “这事嘛!我得回去与她商量商量。”

            一旁被乔瑞搂得差不多半挂在他身上的江幼菱听了,立马笑?#27809;?#26525;?#20063;?#30340;,两人无视在场的记者与高举的摄像机,深深地凝望着对方,好像情已到浓处。

            一位十分有眼力见的记者忙将话筒对准她:“江小姐,请问你会答应乔总的求婚吗?”

            “当然,一百个愿意。”江幼菱想也不想地道,用娇糯的声音用力地强调愿意两字,然后才转过头对着镜头,眉眼尽是喜色。

            柴雪眯起眼,这笑令她觉?#20040;?#30524;,就好像江幼菱在隔着屏幕在向自己炫耀一样:看,?#20063;?#26159;他的心尖宠儿!

            “那乔总会怎样向江小姐求婚呢?是豪华盛大的场面还是低调温馨的?”

            乔瑞低头与江幼菱对视一眼,然后才扫向那记者笑道:“那可要保密,不然就不惊喜了。”

            此话一出,整个画面一片哗然,记者们也像受到鼓舞般,五花八门的什么问题都有。可乔瑞已紧搂着江幼菱在安保的护?#25302;?#22352;上?#36947;?#24320;了。

            而此时真正的乔太太就坐在电视机前,全程观看完这段看似爱意浓浓实则荒诞的报道。

            呵,他要向江幼菱求婚,那她算什么?#30475;?#30456;识到现在三年里,他连碰都不曾碰过她,说她是挂名的一点都不为过。

            结婚几年,而他们却还是像陌生人一样。

            突然柴雪烦燥地摁断开关,?#37202;?#36523;要去洗澡,却不小心地碰翻了桌子上的相框。

            柴雪?#35835;?#21322;秒,随即紧张地蹲下身子,想也不想地抓起玻璃渣下的照片,瞬间指间传来一阵刺痛,柴雪明白自己被扎到了,却无视地自顾着用袖口疯狂地擦试着照片,直到确定那张三年前乔瑞的照片没破没损时才放下心来。

            这时指间的血已流不止了,突然中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瞬间将柴雪击溃,眼泪如同泉涌般无声无息地滑落下来,滴到手上,与那血混在一起,一滴滴地落在地上。

            仿佛力气也随之流走了一般,柴雪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泪眼朦胧中看到了那照片上笑地迷人的乔瑞。

            不知过了多久,柴雪才从意识?#34892;?#26469;,也不处理伤口,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里。

            当冰冷的水洒到身上时,柴雪打了个激灵,意识才算彻底清醒,指间是钻心的痛。

            不禁自嘲一笑,有什么?#33945;?#24515;的?每天不是一样的过吗?

            这几年,她不是这样过来的吗?

            痛了,自己知道;伤了,自己处理。哪次不是这样过来?柴雪早?#25302;?#24815;了,只是今天也许太累了,以致于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才会这样伤感的吧!

            柴雪一边包扎着,一边为自己找了个合理的安慰。呵,无聊了,也只是自己跟自己说。

            夜,注定是漫长而无眠的。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柴雪拿起?#21482;?#25300;通了那个最熟悉又是最陌生的号码,漫长的?#21364;?#21518;电话通了。

            ?#25300;梗?#25214;阿瑞吗?”娇糯的女声带着刚醒来的慵懒传入柴雪的耳膜,是江幼菱的声音。

            “嗯,麻烦你叫他听下电话?”柴雪眼神忽闪下,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哟,原来是柴雪,不过阿瑞没法听你的电话,因为昨晚他累坏了,到现在还睡得沉沉的,而我的腰,咝,又酸又痛的。”

            如此?#29992;?#30340;语气,任谁都明白昨晚他俩发生了什么。

            “那,你可否帮我转告他,等下他醒了让他回复我。”柴雪心头缩紧,却不得不低声要求道。

            “柴雪,不是我能不能的问题,你没看昨天的新闻吗?你觉得他真会给你回复电话?”?#21482;?#20256;过来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嘲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23576;把丈?/span>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分分彩走势图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