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痛!好痛!宛清羽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在沁着木樨香气的雕花床上了,粉雕玉琢的小丫头,爬在她的床头小声的抽泣着。

            看起来有如恐怖电影的既视感一般,宛清羽把手抽了出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才真正让她不能接受。

            上一秒还在考古现场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骨头发着呆,这一秒。她!她似乎就穿越了。

            今日应该是整个江湖的喜事了吧,第一家的大少爷迎娶江盟主家的女儿。第一家是天下第一盐商,第一玉的姑母又是当今皇后。

            这场婚礼,准定惊动整个江湖。

            “小姐,你真的要去吗?”如慕看着自家小姐因几日没有进食而苍白下去的脸色,心疼的都快要揪在一起了。

            “去,为何不去。今日的婚礼,恐怕半个宫里的人都已经过来了。你我既然也来了,饮上一杯薄酒,也不算过分吧?”

            宛清羽放下手中的剑,红色的璎珞搭拉了下来。璎珞上编制的纹路刚好是一个玉字,他们?#33485;?#26159;武林中让所有人都觉得羡慕的一对。

            只是今日的婚礼,却没有用上宛家的十里红?#34180;?/p>

            饮完杯中的苦麦茶之后,宛清羽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她向来怕苦,只是现在无人在她身边掏出蜜饯,甜她的心了。

            “好了,我们也休息好了。再出赶过去,恐?#20081;?#32829;误了时间,到时候赶不上就遗?#35835;恕!?/p>

            如慕知道自?#22909;?#26377;办法劝的动小姐,当初她抛弃一切决定跟第一少爷闯荡江湖的时候就没有人能够劝的动她,现在亦复如是。

            “小姐,你莫太过伤心了。”如慕想了想还是脱口而出。

            “自他离我而去之气起,我便已经彻底的失去他了。既以无心,又从何而来伤心之?#30340;兀俊?/p>

            “小姐……”如慕看着自家小姐,曾经多活泼可人的一个人啊。现在为了一个人,消瘦成了这个模样,眼里似乎都没有了生的光芒。

            “吁~”

            宛清羽拉了拉马绳,汗血宝马乖乖的就停了下来。主仆二人相继从马背上面跳了下来,第一家的下人看到了宛清羽,马上就进去通报。

            如慕心里明白,他们这通报定是与别人不同的。要知道第一家原本是与宛家定了婚约的,可就在不久之?#21834;?/p>

            在家安心做着女工,准?#22797;?#23233;了的宛清羽突然就让父亲给叫了出去。随后就收到了第一家的退婚书,第一玉从小就在宛大儒家求学,他的字迹没有人会认错。

            “小姐,你说我们能进的去吗?”如慕很快就看到刚才进去的那个下人领了一位长者出来,所以?#34892;?#25285;心。

            “怕什么,我宛家这么大的名头。就算是我想要进宫,也绝对没有人可以拦的住我。”

            “小姐,你是不是把老爷的金牌给偷出来了!”如慕大惊,宛家?#26469;?#20026;儒。为国家培养出了不少的人才出来,就连当今的皇帝都是要叫宛清羽一声一师妹。

            为表彰其影响,上一代的皇帝。更是给宛家一块金牌,得此金牌如见陛下。所以宛清羽说她想进就能进,并不是没有道理。

            果不其然老者出来之后,径直的朝着她们的方向就走了过来。第一家虽?#24403;?#19981;上宛家,但也算书香门第。

            老者先是拱了拱手,给宛清羽鞠了个礼。?#30333;?#38271;说了,宛小姐来应是出来迎接的。可是今日情况着实特殊,我家公子大婚。所以让小人出来把您给迎进去。”

            “使的,你们全家来接我也是使得的。罢了,今日我也就是路过。想着第一公子往日里跟?#19968;?#26159;?#34892;?#24773;分的,随即来讨杯薄酒而已。”

            宛清羽将手里的缰绳交给了一边的下人,只是把剑依然抓在了手里。老者怕她带着武器进去,万一闹出了点什么事情来。

            于是盯着宛清羽手里抓着的剑,迟疑着说?#21073;骸?#23451;大小姐,这剑恐怕是不能带进去的。”

            宛清羽看了眼手里的剑,说来这把剑还是当今皇帝赠于自己的。不过她从来就不是在乎这些俗名的人,把剑丢到下人的手里。

            叮嘱了几句让其好生的保管着,转身就跟老者进去了。

            只是这前脚才刚刚踏进去呢,马上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虽说她从前去人家喜堂的时候,也是闹哄哄的吵的人脑子疼。

            但还是清楚的分辨出,这应该是吵起来了才是。

            如慕一听,不免得就替自家小姐高兴了起来。心里得意着,这个第一玉真真是活该至极。小姐这么好的姑娘,居然还想着抛弃。

            宛清羽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威胁着说?#21073;骸?#36825;里可是第一家,你这么?#20197;擲只?#30340;。待会?#33804;?#32473;教训了,可不要说是跟在我后面来的,这个人我可丢不起了。”

            如慕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20146;櫻?#20302;头说?#21073;骸?#25105;这还不是在替小姐你抱打不平吗?你怎么一点都不识我的好心!”

            “第一玉,你觉得你配的上心语吗?#31354;?#22359;玉佩可是清清白白的刻着你的名字在上面,第一家的东西号称天下第一。这东西可不是我想要作假就能够作假的吧!”

            南宫明月把玉佩丢到了第一玉的面前,作为江心语的首?#25243;?#38543;者。发现自己的女神让这样一个人渣给骗了,追了千里。跑死了四匹马,才算没有错过这场婚礼。

            他就是要在所有人的面前把第一玉伪善的面目揭穿,这块玉佩是他在一个青楼女人的身上见到的。

            问了许多人之后,才确定这块东西的确是出自第一家。并?#19968;?#26159;第一玉十分贴身的东西,轻易决不会?#33804;?#24471;了去。

            第一玉看到自?#22909;?#21069;的那块玉佩之后,立即就向人群中找了过去。她来了,一定是她来了。

            宛清羽见他看向了自己,只是无奈的怂了怂肩。这块玉佩的确是从宛清羽的手里流出去的,她那时贪玩?#19981;?#20160;么第一玉也都会给她。

            这块玉佩想必就是上次她去青楼玩的时候,落在了那个花魁的房里了。不过第一玉让她宛?#39029;?#20102;天下人的笑柄,这个时候替他出头解释不免落人口舌。

            “是,这块玉是我的。”第一玉看着宛清羽,面无表情的说着。

            “什么!第一玉,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江心语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她向来清高。王子皇孙都不看在眼里,她想要坐的是母仪天下。

            听到第一玉居然在外跟妓子纠缠不清,马上就不干了。把盖头掀开丢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
            分分彩走势图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