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我叫墨彦开,现今二十一岁,小时候奶奶告诉我世上存在着鬼神,可我却一点都不相信,以为是在吓唬我,可直到那一天,我遇到了我人生中最大的变故,不仅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还从此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

            ......

            傍晚的第一抹黑暗,熄灭了整个世界的光阴。终究黑暗降临,光阴罹难。灰色?#37027;?#22721;后,学生们如同齿轮一样在学校中转动,我也不例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走在路上,

            “哎,在想什么呢,走都不等我一下?”穆黎急匆匆跑过?#27492;?#36947;。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有很多事要发生。”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看你,又神神叨叨的,管他那么多干嘛,走,我请你吃饭去”,穆黎抛出了不屑的眼光的问道。

            “果然今天有大?#36335;?#29983;,哈哈“,我听到这?#21482;?#22797;到平常的样子,紧接着和穆黎出去玩乐。

            吃完饭后,二人?#24613;?#22235;处转转,熙熙攘攘的马路口充斥着汽车的尾气,嘈杂的噪声催促着二人离开这里。

            “阿黎,你不知道今天是中元节么,现在都12点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免得沾上不干净的东西?#21834;?/p>

            “?#26657;?#23567;开,你都多大了还信这一套,作为21世纪的唯物主义者,这?#32622;?#20449;的东西你还相信,回头别?#30340;?#26159;个大学生,更别给别人?#30340;?#35748;识我?#21834;?#31302;黎戏虐他道。

            “小开,咱俩打一个赌吧,老人们说中元节不能再十字路口喊自己名字,如果你敢喊出来,我就把你介绍给隔壁班的班花”,穆黎说道。

            “我靠,这?#27492;?#30333;送的福利啊,赌就赌。”

            走到了字路口中间,自西并起开始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来回走着,嘴中默默念叨自己的名字。

            开始时我并没有并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而到了第七,第八遍的时候突然觉得四周的温度开始下降,冷风呼啸,我想了想也是,半夜冷也十分正常,便将?#36335;?#35065;紧了些。

            可等到念到第十三遍时,耳边充斥着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

            不仅如此,而?#19968;?#33707;名的感觉我的身后许多的东西在跟着我,此时我心里不禁?#34892;?#24908;了,也不?#19968;?#22836;看,也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不得了的麻?#24120;?#21482;得加快脚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我听过家中老人说,若在外沾上不洁之物,?#23633;?#19981;要看自己的身后,必须心中诚恳道?#31119;?#19979;跪三次,并?#39029;信?#20197;后不再来打扰他们。

            在这一分神的间断,又听到耳边充斥着呼呼的声音,里面参杂着震慑人心的响声,意识到事态已经到这?#20540;?#27493;,又想起自己奶奶之?#20843;?#35828;,便不顾面子照老人所说的方法做了。

            大约过了半分钟的时间,耳边的声音渐渐消退,而当我认为自?#21898;?#20840;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一眼左边的路灯,可这简单的一个举动让他这个十八岁成年男子腿都开始哆嗦起来,在灯光的投射下,自己的影子被?#25104;?#22312;地上,可在自已影子后面,悬浮着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我十分害怕,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越快越好,而在就在中做出这个决定一瞬间,我感觉到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被剥离。

            时间不过十秒,我感觉自己正在被推出这个身体,就在脑中这个指令发出的一瞬间,整个意识脱离到了空气中,眼前发生的足以让我这辈子的三观颠覆,我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马路上,有一个白色身影自在融入自己的身体,。

            如果再不做些什么,自己可能就跟那个白色身影一样了,那个白色身影发疯似的冲向自己的肉体,可巨大力量将他挡出体外,可我自己做出任何的举动也无济于事。

            看到此景,我感觉到绝望离我愈?#20174;?#36817;,霎那间,穆黎一瓶冷水浇了下来,我顿时觉得身上一凉,而在这时,我的身体好像是自己有了意识,那个白色身影被我的身体推了出去。

            看到这,我认为机会来了,便毫不犹豫冲向自己的身体,而那个白色影子好似发疯的样子也冲向我自己的身体,两个白色身影同时进入了身体。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凭借毅力站了起来,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而在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声音说道“小子,你一介凡人敢于与?#25103;?#20105;夺身体,你这是自?#20843;?#36335;?#21834;?/p>

            ?#26263;?#36825;个声音的来源是刚才那个白色身?#21834;保?#20294;细想?#39038;?#27975;到自己的身体上,那个白色身影居然能被推出体外,说明他一定十?#20540;男?#24369;。

            一想到还有希望,我只能试着夺回自己身体的主导权,可是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的消失,而此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说道:“小子,?#25103;?#20035;是魂术士的创始人,?#25512;?#20320;区区小?#19981;?#24819;反抗,真是无稽之?#31119;?#35782;相的话乖乖让出你的身体主导权,我?#22836;?#36807;你的灵魂,否则让你的三魂七魄就此消散!”

            我从不相信世上又灵魂存在,但我更不信自己有精神分裂症,但事实就在摆这里,时间容不得再去思考。

            “怎样,还是不肯么,那?#25103;?#21482;好不义了,你的肉体我就收下了,哈哈哈。“

            就在认为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时,随着一阵麻痹感袭来,脑中的意识又重新回来了,而那个自称?#25103;?#30340;怪人的回声渐渐小了。

            机会!凭借着这个空隙,我又?#27809;?#25511;制自己的灵魂进入大脑中,看到了白色灵魂的头正在融入大脑,紧接着随之而来的是刺痛感袭遍全身。

            而白色灵魂?#36335;?#26159;被麻痹一般,一动不动,我驱动着意识趁此冲进大脑,夺回身体控制权。

            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昏厥。

            我只觉?#27809;?#36523;如同被电触动,白色的光芒照射着他的?#24120;?#27492;时的我只想立刻醒来。。。。。。

            随着耳边充斥着嘈杂声,我又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费力的睁开眼睛,浑身麻痹,凭借着一点力气,我费力?#22902;?#36215;头来。

            令人我诧异的是,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躺在白色的床上,身上还盖了一层白?#36857;?#36523;边还有几位护士正茫茫匆匆的工作着,然而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带来的剧痛,便忍不住支吾了一声。

            “啊。。。。,尸体复活了!!“一位护士?#26263;潰?#20854;他几位护士见到这个情景,大惊失色,慌慌张?#25490;?#20986;房间,留下了刚才那个大喊大叫的小护士。

            “哎?发生什么了”我?#34892;?#25077;逼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便忍着疼?#20174;?#30333;布遮住下半身,走到护?#21487;?#36793;,。

            问道:“护士小姐,你好,我想问下我刚才是不是死了??#34987;?#22763;见到此景,晕厥过去,这倒是把我吓了一跳,连扶住护士,掐她的人中

            过了不到五分钟,几?#28784;?#29983;护士进入房间,诧异道:“墨先生,你是怎么活过来的?这真是太好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我急忙说道:”先别废话,这个护士不知道怎么回事晕倒了,你们赶紧过来?#20154;?#21834;。”

            在护士醒来之后,穆黎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原来,就在我刚说完第十三声名字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倒到了地上,起初穆黎认为我只是在开玩笑,但是过了五分钟都不见起来,便慌了神。

            后来便叫了?#28982;?#36710;,急忙将我送到了医院。

            穆黎对我说到:“你个混小子,我们刚把你送到急救室,心电图显示你的?#22902;?#19981;动了,医生用起搏器电你三十多下都没?#33579;?#37117;以为你死了,你是想吓死我么?。

            我?#34892;?#19981;知所措,便问医生:“医生,我想问下我之?#26263;?#27515;因是什么?。

            医生无奈说道:“我们用通过检测,诊断结果是你急性休克导致心脏停止工作?#21834;?/p>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啊“,看?#21254;?#29983;这边是了解不到太多信息了,我只能靠自己寻求答?#28014;?/p>

            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不禁感叹,还是原来的生活更美好,看着旁边的穆黎,?#19968;?#26159;?#34892;?#24863;动,毕竟除了自己的奶奶,身边也只有他才能信任。

            草草的办完了?#20013;?#20108;人从医院中出来,打算回到学校。穆黎拦了一辆出租车,过看着过往的风景,我?#21482;?#24819;到之?#26263;?#21313;字路口那个自称是魂术士的灵魂,那一幕幕争夺身体的场景又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来.

            算了,在怎么想也没?#33579;?#36824;是好好过着接下来的生活吧,!!!,等等,我忽然想起自己要补考来着,时间就在今天下午,“真是倒霉啊”望着窗外,阴雨绵绵,墨彦开也?#34892;?#20302;落。

            办完了出院?#20013;?#25105;和穆黎打算回到学校,我不知道这个城市发生了什么,可今天总是感觉很陌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还好医院离学校不是很远,补考还来得?#21834;?/p>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和穆黎到达学校的大门,紧固的大门,而旁边的竹椅上还?#20102;?#38376;卫大爷,一切并没有发生变化,可我经历了那件事后,更加?#19981;对?#26469;的生活,便朝着大门走去。

            可令我奇?#20540;?#26159;,原本出医院时,天明明是阴天,可到了学校这里,天色?#34892;?#26263;了,“这才中午啊,小黎,我们先去吃个饭吧“,可身边的好友并没有回答,我感到周围?#34892;?#19981;对劲,朝着旁边一看,穆黎竟然不见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36335;?#39029;
            加入书架
            分分彩走势图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