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茫茫群山之中,人际罕至,只有一辆厢货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

            “皮二哥回来了!”

            在进山的路途前,有一处简易的小房子,路途被一道栅栏给隔开,远远的看到厢货,屋里的人跑了出来,将栅栏搬开,笑着对?#30340;?#30340;人说道。

            “皮二哥,这一次弄到了?#35009;?#22909;货?#20426;?/p>

            “这一次弄到一个上好的货色,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富家女。”

            坐在?#36947;?#30340;皮老二虽然很瘦弱,却是一脸的横肉,倒三角眼透着凶光。

            “好好守着这条路,千万不要被条子给盯上了!”

            皮老二对小屋子的人说了一声,开着车子向山上进发,一直开到半山腰处,停在一处烂尾的房子前。

            皮老二从厢货上跳了下来,走到后面,打开车门。

            “呜,呜,呜!”

            厢货的后面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双手双脚被捆在一起,嘴巴里发出只能发出呜咽之声,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肩头,鹅蛋脸,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害怕。

            一身名牌服饰已经沾满了泥土,变得?#24576;?#26679;子。

            于双双身为于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已有一天会落到今天这一步。

            她对之前的情况一无所知,就记得当时自已刚刚从朋友的聚会上离开,眼前这个男人从自已身边经过,然后自已就晕了过去,醒来时?#22836;?#29616;自已被绑,被塞入到?#36947;鎩?/p>

            “呜,呜,呜!”

            看到皮老二向自已走了过来,于双双身体不断向后缩着,摇着头。

            “好香啊!好漂亮的美人,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皮老二狗伸手拉着于双双的头发,放在自已的鼻子间深深嗅了一下,眼中透着一丝淫邪的光芒。

            于双双瞬间懵了!

            她一直以为自已变?#19978;?#22312;这个样子,?#19988;?#20026;自已父亲生意上的一些对手做的,现在看来不是,自已而是落到了人贩子手里,还要把自已给卖掉。

            想到自已将会被卖到?#35009;?#23665;?#20498;道錚?#34987;一个素不相识,又脏又丑的人又打又骂,还限制自已的自由,于双双心如死灰,一瞬间死的心都有了。

            “就这么把你卖了,也不知道会便宜那个男的。”皮老二狗伸手在于双双脸上摸着,于双尽力想躲,却是无处可躲。

            “?#36824;?#22312;这之前,我要好好尝够你的滋味。?#19968;?#30495;不知?#26639;?#23478;女睡起来是?#35009;?#28363;味,与别的女人有?#35009;?#19981;同!”

            皮老二?#25151;?#30528;楚楚娇弱的于双双,忍不住的起了?#20174;Γ?#24680;不得把于双双给就地正法了。

            皮老二狗站了起来,再一次向于双双走了几步。

            “呜,呜,呜!”

            于双双疯狂的摇晃着脑袋,不敢想像自已接下来的下场。

            皮老二狗上前一把扯过于双双,将她从车上?#35835;?#19979;来,抗在肩上向烂尾楼内走去。

            皮老二?#25151;?#20284;瘦弱,力气却很大,于双双疯狂的扭动自已的身体,皮老二狗晃都不晃。

            “人呢!都死哪去了!”

            皮老二狗走到烂尾楼里,看不到自已的人,大声地骂了起来,道:“快点给我死出来,大白天的喝酒,也不怕?#20154;?#20320;们。”

            “他们不会出来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30475;?#30340;压迫感,压力十足。

            “?#35009;?#20154;?#20426;?/p>

            皮老二狗像是受惊的兔子,瞬间转过身来,同时从自已腰后面掏出一把枪出来,还未完全转过身来,枪口就指了过去。

            印入皮老二狗眼中的是一张有点过份的脸庞,不是很俊秀,却有一种现代年青男孩没有的坚毅与阳刚。

            板寸的头发让他整个人显得很精神,眼睛不大,透着?#30475;?#30340;自信与控场之力。

            “不用紧张,我不会?#38405;?#20570;?#35009;矗 ?#24180;青人看了一眼皮老二狗手里的枪,一点表现都没有,?#36335;?#30382;老二狗手中拿的是一根烧火棍一般。

            “至少现在不会?#38405;?#24590;么样!”

            年青人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皮老二狗手里有枪,底气也变得很足,目光一扫,看到自已的人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年青人屁?#19978;?#38754;正坐着自已的亲外甥,他还清醒着,只?#36824;?#27809;有一点力气,在他的周围有着疯狂抓挠的痕迹,看起来经历了一番挣扎。

            “舅舅,?#20219;遙 ?/p>

            皮老二狗被年青人坐在屁?#19978;?#38754;的外甥,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向皮老二狗求救。

            “?#36824;?#20320;是?#35009;?#20154;,你都死定了!”

            皮老二狗眼角一吊一吊的,杀心顿起。

            他?#36824;?#30524;前这个年青人是谁,这里可是他们的秘密基地,不容许任何外人知道。

            说着皮老二狗抬起了枪口,对准了年青人。

            “本来不跟你动粗,看起来你有点不识抬举!”

            年青人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摇了摇头,?#20113;?#32769;二狗十分的不屑。

            “去死吧!”

            皮老二狗何曾受过这样的轻视,做他这一行的几乎坏事做绝,手里怎么可能没有几条人命,向年青人扣动扳机。

            “啊!”

            皮老二狗还没有扣动板机,只见一道闪光从空中划过,手中一疼,手枪瞬间四分五裂,化作零件掉落到地上,叮叮当当一阵乱响。

            皮老二狗低头一看,自已的手掌被一把匕首穿透,鲜血不要钱的横流下来。

            皮老二狗眼中流露出一股骇色,怪不得留在这里的自人会全部被放倒,这年青人的身手太好了。

            “你找我有?#35009;?#20107;?#20426;?/p>

            皮老二狗倒也硬气,疼得额头像是被水打湿了一样,却是强忍着一声不吭,向年青人发问。

            皮老二狗心思百转,年青人没有上来直?#30001;?#20102;自已,应该不是自已的仇家,看起来事情还有点转机。

            “还记得她吗?#20426;?/p>

            年青人从怀里拿出一块怀表,打开之后放在皮老二狗的眼前。

            怀表里有一张泛黄的?#25484;?#30475;起来时间已经不短了,?#25484;?#37324;有一个小女孩,眉清目秀,看起来也就十岁左?#25671;?/p>

            这样的女孩,皮老二狗?#31456;?#36807;不少,那里能记得这么清楚。

            “不记?#33579;?#25105;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皮老二狗也十分清楚,自已若是?#23548;?#36807;这个女孩,肯定死定了,摇摇头拒绝承认见过。

            “你有点不老?#34507;。以?#32473;你一次机会,给你个提示。七年前的冬天,你从别的地方拐来一男一女两个小孩,那个小男孩跑掉了!”

            年青人叹了一口气,轻飘飘的扔出一句话,却让皮老二狗瞬间像是进入到寒冬之中,一股凉气从尾?#20498;?#30452;冲天灵盖。

            “你是当年那个小男孩?#20426;?#30382;老二狗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年青人,皮老二狗对当年的小男孩印像还插深的。

            当年小男孩狠狠的咬了皮老二狗一口,从皮老二狗手中逃了出去,逃到深山里去。

            到现在皮老二狗手上还有一个伤疤。

            “你是。。你是杨怀云!?#20426;?/p>

            皮老二狗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年青人,叫出年青人的名字。

            因为那一口,皮老二狗记住了他的名字。

            皮老二狗以为当年那个小男孩已经死了,想不到今天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吧,我就?#30340;?#19981;会记不得的!”

            杨怀云露齿一笑!

            当年杨怀云从皮老二狗这里逃了出去,吃了很多的苦头,数次差点死掉,几经周转,逃到国外,被一伙雇佣兵给收留。

            七年时间,杨怀云从一个普通的少年,成长为让佣兵界的神?#21834;?/p>

            夜王!

            喻意暗夜里的王者,就是佣兵界对杨怀云的称呼。

            “我现在只问你一个问题,我妹妹在哪?#20426;?/p>

            杨怀云站在皮老二狗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

            杨怀云这七年来,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自已的妹?#33579;?#24187;想着她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甚至杨怀云有点不?#19968;?#26469;?#26131;?#24050;的妹?#33579;?#23475;怕自已听到不好的消息。

            “我,我不知道!”

            皮老二狗咬了咬牙,大声地回道。

            对于杨怀云这个问题,他不能回答,更不?#19968;?#31572;。

            “回答得我不满意!”

            杨怀云看起来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轻轻点点头。

            在皮老二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杨怀云不知道时候手里多了一?#21693;直?#38271;的刀。

            “唰!”

            杨怀云手起刀落,空气中划过一道闪电,皮老二狗觉得自已手掌一凉,地上多了?#29238;?#40092;血沾染的手指。

            “啊!”

            皮老二狗这才惊觉到这?#29238;?#25163;指是自已的,抬起自已手掌看去,只见手掌上光秃秃的,那里还有手指的存在,顿时大声的惨叫起来。

            “啊!”

            于双双一直在盯着这里看。

            看到皮老二狗与杨怀云起了冲突,而杨怀云看起来又不像是坏人,顿时心生希望。

            却是看到杨怀云手起刀落,将皮老二狗的手?#21018;读?#19979;来。

            于双双那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闭着眼睛惊叫起来。

            杨怀云眉头微皱,扫了一眼于双双,被她给惊.艳到,心里想到自已的妹妹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我每问一次,如果你的答案不能令我满意,你身上就会少上一个零件!”

            “你若是想硬撑?#37096;?#20197;,我的刀法做不到古代那种将犯人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还能让人活三天,却可以让你活几个小时没有问题。”

            杨怀云手中的刀舞出一团刀花,把头扭过来,看着皮老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25226;?#33394;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36335;?#39029;
            加入书架
            分分彩走势图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

                    <sup id="s5sut"></sup>
                    <div id="s5sut"></div>

                  1. <div id="s5sut"></div>

                    <em id="s5sut"></em>

                            <div id="s5sut"><tr id="s5sut"></tr></div>